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我的大学
广州大学 切换学校 »

搜索
我的大学 首页 封面人物 查看内容

不评教授的大学讲师龚德才

2018-12-11 21:48| 发布者: mdaxue| 查看: 114| 评论: 0

摘要: 不带课本上课的“老龚”10月27日,湖南师范大学校庆日。晚宴上,龚德才坐在离讲话台远远的角落,还是被曾经的学生们逮到了。大家拍着他的肩,喊他“老龚”或者“才哥”。龚德才端起酒杯,起身,弯腰,比学生的酒杯端 ...

不带课本上课的“老龚”

10月27日,湖南师范大学校庆日。

晚宴上,龚德才坐在离讲话台远远的角落,还是被曾经的学生们逮到了。大家拍着他的肩,喊他“老龚”或者“才哥”。龚德才端起酒杯,起身,弯腰,比学生的酒杯端的更低,一饮而尽。常年抽烟加喝酒,他笑起来,牙齿黑洞洞一片。

“龚老师,我一直好奇,你这么能喝酒,大学四年你都不带课本,是怎么记住的?”

龚德才红着脸,笑得有些羞涩。

在学生的记忆中,没见过“才哥”上课带课本。拎着一个装满水的粉色水杯,卷起袖子,从讲桌上扒拉一根粉笔就开始讲,一气呵成到下课,是大家对他的共同记忆。现在老师们爱用的PPT教学,与他无关,他坚持用粉笔留下漂亮的板书。课一结束,他会去蓄满水杯,到教室外抽支烟。

学生孙超英说,上了龚老师古代文学的课,才感觉大门一下打开了。“以前说到古文,就是背诵,就头疼,就抵触,没有乐趣。而龚老师讲的作品和人物鲜活、立体,“感觉就站在我身边”。

学生陈佳欣觉得,上课不带课本,一气呵成的讲述,本身就是一种震撼,会让她也想成为像老师那种通古晓今的人,古代文学不再是枯燥的学科。

深一度记者溜进“才哥”的课堂时,正赶上“才哥”说词。围绕词的概念,从白居易的《忆江南》到张志和的《渔歌子》,再从温庭筠讲到《花间集》的作者赵崇祚,继而南唐后主李煜、范仲淹、欧阳修、晏殊、苏轼、秦观……每位词家,“才哥”都信手拈来,或吟词句、或述生平、或讲韵律、或解意境,让人感觉酣畅淋漓。

2016级新闻实验班的阮紫嫣说,龚老师的课不仅他不用带课本,学生也几乎不需要课本。他是按照朝代、人物、作品的逻辑来讲的,板书已经足够清晰地告诉你了。甚至,很多人物的生卒年月,具体到月份,龚老师都记着清清楚楚。

“有时他也会问同学,看下课本对不对,但没有一次他错。”阮紫嫣说。

编辑出版专业的罗芷涵觉得,看粉笔字的板书会有代入感,做笔记能加深印象。PPT很多时候拍了,但并不会每次看。让同学感受到古文本身的雅致,是很好的学习方法。

学院里,老师们讲话喜欢引经据典,偶尔有时候引着引着就卡壳了,这时候大家会叫“才哥,下一句是什么来着”,龚德才每每都能帮大家“解围”。

杜清越告诉记者,学院新闻实验班的《中国古代文学精读》课程一直是龚老师在教,第一节公开课,下面听他课的都是博导、硕导。

龚德才上课不用PPT,坚持写板书

眼里只有学生的“才哥”

课堂外,“才哥”是被公认的“好说话”先生,谁都可以找他去帮忙。新闻学院实践课程需要拍片子找演员,演员找不到怎么办?同学们会想到“才哥”,“才哥”不够用,还有“才哥”的8岁儿子。

湖南师大15级编导班毕业展映《归来的少年》中,龚德才出演他曾经的导师马积高先生。化妆、换衣服、一个镜头不行再来一个,几天的拍摄,龚德才和学生们一起忙得团团转。龚德才的儿子,也在同学的片子里当过主角,小家伙一开始不乐意,龚德才就做工作,一连拍了好几天。

新闻学院的学生需要实习,只要跟他说,龚德才就会找自己毕业的学生,推荐他们去各个新闻单位实习,从来有求必应。

与龚德才同事的一位副教授介绍,无论在学生群,还是同事群,龚德才都是最爱发红包的那个人。每年期末考试,学生总会想打听考题,别的老师会严厉拒绝,学生也不敢再问。而龚德才总是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,温和回复学生。“这样学生就轮流换着法子去问他,他也不恼。”

“龚德才有古君子之风。”这位副教授说。

“不争名、不争利,他志不在此。”学院的另一名教授告诉深一度记者,这么多年在学校,龚德才心里从来想的只有学生。“他的眼里只有把课上好,是特别纯粹的人。”

端午节,他会自掏腰包请100多名学生吃粽子。冬天,他会请同学去他家一起包饺子,学生们不会包,最后他一个人包了所有的饺子,后来剩下的饺子几天没吃完。

求学时抄写的历代诗词

新闻学院里的“边缘人”

去年,新闻传播学院每个班推选一名最喜爱的老师,一共30个班,龚德才得票最高。学生选人大代表时,龚德才的票数也排名最高。

“只要学生投票的评选,龚德才都很高”,新闻学院的一名老师说。

然而,在学生眼中的这位“明星教师”,在家人和一些同事看来,却在学院里处于“边缘”的位置。

“学院的绩效考核有多种,别的老师可以有课题、发表论文、带研究生,龚德才只有讲课,这是他显得边缘的根本”,这位老师说。

课堂外能为学院带来荣誉的事情,比如科研课题、论文发表,龚德才都为零。带研究生,他也可以申请,带一个研究生工作量几乎等同于上一门课,他也放弃。而学生的评价如何,课上得好与坏,没有具体的评价指标可以体现。即便是被投票选为最喜欢的老师,也不可能有对应的奖励分配,更不可能体现在职称评定上。

在湖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官网上,深一度记者在教师队伍一栏看到有20名教授及21名副教授、4名兼职教授的介绍,却没找到任何关于讲师龚德才的信息。

于是,放弃追求论文发表、放弃追求职称评比的龚德才,虽然年龄较大,承担的课时却很多。这学期他需要跨三个校区带课,还要带成人自考,主持一些学生工作。“安排给他的,他很少说不,尤其是和学生在一起的工作,无论能否体现工作量,他都很乐意。”

家人这么多年也一直劝他,你就写几篇论文,也弄个副教授,说出去也好听点,他从来不接话。“30年前我都不想那些事情,现在更不可能想了。”龚德才说,他觉得人的一生最宝贵的是时间,希望花在自己觉得值得付出的事情上。

和学生的旧照,如今龚德才的学生也已评上了教授

唯论文的状态,我不认可

龚德才的微信签名是“我行我素”。在同事眼中,性情平和、与世无争的龚德才,恰恰有着内心的“我行我素”。

他不写论文、不报项目、不去申请带研究生。在同事眼中,他并非没有才华,反而是全院唯一一个不靠讲稿就可以把学识全部讲出来的老师。

龚德才目前和家人仍然住在学校分配的70多平米的老房子里。一面墙的书柜中,一摞已经发黄的书本格外显眼,他翻出来给记者看,都是1980年代求学时摘抄的历代诗词,多达几十本。

1979年龚德才考上湖南师范学院,彼时高考恢复仅三年,老三届学生深知求学不易,都觉得此前耽误了时间,求知若渴。龚德才正是在这种学习氛围中,把《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》、《唐诗三百首》和《宋词选》或通读或背诵,并成为中文系成绩最高的学生。

之后,他成为河南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唐宋段的唯一研究生,师从高文教授,老人对龚德才的要求甚高,亲自布置阅读书章,并逐一提问检查。他坦言,这七年,书读得特别扎实,人的身心也进入到了古人的精神世界,并以此来要求自己。现在的选择和心性的修养,也和自己在古人精神世界中找到共鸣有关。

他跟深一度记者提到杜甫的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感慨杜甫在屋破又逢连夜雨的情况下,还能发出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氏俱欢颜”的感叹。在《咏怀五百字》中,归乡回家看到自己的儿子饿死,仍能写下“生常免租税,名不隶征伐。抚迹尤酸辛,平人古骚屑”的诗句。

龚德才说,这样的胸怀与内心世界,让他时刻去问自己,什么才是他想进入的真实的世界?人的价值到底是什么?很多时候,那些他曾经读过的诗句里,就藏着他想寻得的真理。

他觉得不管别人如何,也不管世界如何变化,老师的职责就是教好课,教师必须要做的研究,应该是让学生如何更好地学习。

“至少现在唯论文的学术状态,我自己不认可,所以我也不参与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只想学生说我是个还不错的老师就可以。”龚德才说。
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最新评论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